封面故事

回看四年的川普與台灣

美台關係的多重拉扯

黃介正 2021-01-05

從未任職公職的地產富商川普,自二○一六年擔任美國總統,其迥異於傳統認知的決策風格與行事作風,不但挑戰了全球政治與經濟秩序,也對幾乎早已定型化的美、中、台三方雙邊關係,造成四十餘年來未有的衝擊。

文‧黃介正

 
川普在當選後,就以接聽蔡英文總統的道賀電話,技巧地測試北京所謂「台灣問題是中美兩國最敏感的核心問題」說法,「台灣牌」的效力果然在尚未就任之前,獲得認證。

四年來,無論是基於「強權競爭」以延緩中國實力的快速接近,或是因於「戰略部署」以支撐印太地區有利形勢,抑或是出於「濟弱扶傾」以維繫台灣在兩岸失衡中於不墜,川普確實將美台關係推至美國外交政策建制派以往未能想像的境界。

 


 
 
打台灣牌是愛美國
 
馬英九政府時期,美台簽訂的「全球合作暨訓練架構」在川普時期大力發揮,填補台灣國際組織參與驟降的失落。國務院出手召見我邦交國駐美大使,為我維繫邦交護盤;並且同意蔡總統過境紐約時,在我外館掛有巨幅國旗大廳中,為友邦駐聯合國使節團舉行酒會。

美國國安顧問波頓一改前例,在首都華盛頓會見我國安會秘書長李大維,並且同意對外公開。美國衛生部長與主管經貿事務的國務次卿,陸續公開訪台並簽署備忘錄。美國自彭斯副總統以至龐培歐國務卿,重拾中國國民黨半世紀前「中共非中國」之論述,若顯「驅逐馬列,恢復中華」的意圖。

歐巴馬時期幾經延宕的對台軍售決定,川普政府快速同意出售主戰裝備,四年內批准十一次軍售;台美軍事交流與安援合作,不論在質與量上,都不斷突破。此外,美國軍機艦在我防空識別區周邊南北海空域,以及台灣海峽的巡航次數亦趨於頻繁,對於台灣民眾心理安全當有依託之功。

在美國總統選前緊繃時刻,即使遠在太平洋西端,且無投票權,台灣若干媒體對川普選情報導,常有「隱惡揚善」之傾向;許多台灣民眾紛紛加入「心情川粉」之列,關注之熱烈,竟有勝於美國公民。

如今,川普競選連任失利,即使拒絕公開承認敗選,然選舉訴訟無以為繼,政權交接已然啟動,民主黨的拜登即將就任為第四十六位總統。在美國政權輪替後必然發生的政策檢討以及優先順序調整,也自然牽動對台政策。

絢爛煙火後的省思
 
川普政府四年來的各項對台政策,究竟是否對台灣長遠發展有利,史家一時難有定論。川普行政部門與國會兩黨議員,為美台關係墊高了樓地板,卻未能衝破非官方關係的透明天花板;台灣人民隔著玻璃,看了四年的美國煙火,應該也同時看了四年大陸對台脅迫愈見濃密的烏雲。

台灣的「川粉」可能忘記,川普的外孫女曾經在佛州莊園唱「茉莉花」給習爺爺聽。國安顧問波頓的回憶錄,也確實轉述川普以「筆尖對書桌」形容兩岸實力差距之大。十一次軍售的未來付款壓力,反倒要讓台灣皺著眉頭打超過十一年的算盤。國務次卿來台,沒有國旗的專機,沒有官署的拜會,已經諭示天花板從未改變。國際政治現實的殘酷與兩岸善意急速的失落,並沒有給予台灣過度樂觀的本錢。

回看川普四年,台美關係確實有可觀的進展,但是台海安全也已極速惡化,且未見轉圜之機緣。台美關係深受美中關係格局牽動,亦與兩岸關係良窳連動,三組雙邊關係相互拉扯已逾七十年,川普「四年折騰」是否推進台灣利益,識者自可多元解讀。

川普即將酒店熄燈,拜登即將老店新張,台灣與美國心理雖近,與大陸卻地理太近,國家利益當非源自「浪漫」,而在於「多算」。(筆者為淡江大學戰略研究所副教授,戰略暨兵棋研究協會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