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頁面

不雅「綽號」緊貼政治人物 甩都甩不掉

陳正修 2020-03-31

近期,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俗稱武漢肺炎)肆虐全球,大陸官方、世界衛生組織(WHO)相繼正名,目的是防止特定地名遭汙名化,不過除新冠肺炎,包括MERS、西班牙流感等歷史上大眾熟知的流行病,其實都有汙名化特定地區嫌疑。

相對於國家、城市等汙名化,可被正名,政治人物若被冠上「綽號」,甩都甩不掉。如前總統馬英九為例,曾誤將鹿茸說成「鹿耳朵裡的毛」,被冠上有「鹿茸總統」之稱,在位期間還被經濟學人雜誌(The Economist)以「笨蛋,馬英九」(Ma the bumbler)為題大做文章,網友更戲稱是另類臺灣之光。副手吳敦義搜尋一下Google,「吳敦義白海豚」、「白賊義」等關鍵字自然呈現,高雄市長韓國瑜受到「草包」綽號,負面形象揮之不去,這些「綽號」如何產生,不在本文討論,筆者要強調的是,政治人物被貼上「綽號」,真的甩都甩不掉。

以綠營來說,曾是最年輕的外交部長黃志芳,當年就因為介入巴紐外交弊案而下臺,任內主導讓外界驚訝聲連連的「迷航」外交之旅,讓臺灣成為世界的笑柄,目前仍受重用擔任外貿協會董事長的他,推廣新南向多年是否有所進展不得而知,但他「迷航外長」綽號卻深植民心,揮之不去。

前外交部長陳唐山,最火紅的「LP事件」也是範例之一,當年時任新加坡外交部長楊榮文,在聯合國大會發言支持「一個中國」、「反對臺獨」的言論;前外交部長陳唐山當時在外交部接見「臺灣外館正名運動聯盟」時批評「新加坡不過是一個鼻屎大的國家,竟耀武揚威在聯合國批評台灣,根本是『捧大陸的卵葩』」,因此被稱呼「LP部長」,他也不以為意,卻也無損臺灣人對他的尊敬,至少讓臺灣人出了口氣。

立法院則有更多故事,已故六連任立委廖福本,在於那個沒有遊說法、政治獻金等規範下,各式請願拜託、找門路拉關係、想打通關節的富商鉅子、市井小民,都會「送紅包」等著見面,想透過他解決各種疑難雜症,因為廖福本的雲林憨厚外表,加上發胖的身材,被調侃「紅包本」的綽號。

永遠的立法院長王金平,日前在最後一次總質詢向立法院告別,強調「國會沒有協商就沒有妥協,政治是一個妥協的藝術」,出書《橋:走近王金平》,回顧一生政治路,欣然接受「喬王」封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