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高雄銀行一本爛帳待解

投資失利、慶富案、炒股…

喬偉 2019-07-09

高雄銀行(以下簡稱:高銀)雖然是小銀行,但因為是高雄市政府投資的公股銀行,掌理市庫,加上市府借錢,所以金融界人士開玩笑說,高銀即便不耍花招,不招攬業務,只靠高雄市政府,每年也能賺進七、八億元淨利。

投資失利 雪上加霜
 
不過,二○○六年起,高銀買進美國雷曼兄弟債券,從此開始虧損累累的噩夢。另外,美國銀行美林證券也是高銀的投資對象,當中,單是雷曼兄弟相關金融商品,就高達一千八百萬美金,加上向外代售雷曼兄弟連動債新臺幣六億三千萬元,讓高銀自身虧損外,還讓客戶賠錢。
 
金融海嘯爆發,高銀資本額五十二億元,但是購入雷曼兄弟、SIV、CDO、CLO衍生性金融商品,操作部位竟然高達新臺幣七十三億六千萬元,約一.五個資本額,可見高銀的膽大妄為,已到無法無天的程度。
 
結果,雷曼兄弟讓高銀無法發放員工績效獎金,最後靠高雄市政府增資,才彌補了超過半個資本額以上的虧損,不料,又碰上慶富案,無擔保的信用貸款超過十四億元,目前承認的呆帳將近八億元,還有等待處理的虧損,最後詳細數字還未出籠。
 
高銀發生驚人虧損,除了一位董事長趕緊辭職落跑,其他的董事長、總經理、常務董事、獨立董事及董事全都毫髮無傷,不但沒有追查責任,訴諸法律,而且現在還繼續在高銀擔任獨立董事、總經理等職務。

慶富案移送僅是煙霧彈

當然,或許會說雷曼兄弟連動債是世界性金融海嘯,不能歸咎於個人,而是必須共同承擔的業障,結局是高銀前後超過四年沒有績效獎金;但是慶富集團弊案,就明顯不是共同業障,而是主事者胡作非為,總經理王進安從頭到尾經歷過每一件慶富集團的放款程序。
 
時至今日,即使已經政黨輪替,韓國瑜當市長,王進安仍然是高銀總經理,更諷刺的,就是在議會壓力下,韓國瑜以發現新事證為由,再將慶富案移送檢調。但依照迴避原則,難道不該先將王進安調差追究責任,以免他可能妨礙司法公正調查?此外,三位獨立董事怠忽職守的責任也該調查,至少該以民事訴訟,讓他們一起負起慶富呆帳的損失。對此,韓國瑜團隊絲毫不以為意,「移送檢調」似乎僅成為應付議會的煙霧彈。

四人幫涉嫌炒股 結局不了了之

另外,高銀獨立董事林文淵除參與慶富案外,更仲介其他的放款。其一便是洛碁飯店創辦人謝憲治,於二○一四年四月入主上櫃公司冠華科技,隔年七月變更名稱為洛碁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三普旅行社、洛碁股份有限公司及洛碁大飯店股份有限公司,向高銀辦理授信貸款二.八五億元。
 
然而,在謝憲治拿到款項後,全部拿去炒股,洛碁股價因此從二十餘元飆到六十幾元,顯然,一一五○張股票成為答謝高雄四人幫的變相酬庸,說白一點,藉個人投資之名,行使放款酬庸之實。
 
四人幫的行為涉及實質利害關係,背信侵損股東權益,但高銀從未追訴相關人員的刑事責任,另外,最後洛碁因為交易異常,引起金管會調查,但是因為政黨輪替,在原先應該受處分的高銀常董李瑞倉,升任金管會主委後,就不了了之。

公平正義何在?

高銀出現問題的貸款,獨立董事林文淵幾乎無役不與,他從第十屆董事會一直在高銀任事,不過,其他兩位獨立董事何美玥、蘇正平幾乎只拿錢不辦事,只有林文淵很勤奮,尤其更熱衷審核通過慶富貸款,其中原因是不是洛碁千張私募股票翻版?有待檢調追查。
 
如果林文淵靠綠營關係,才能縱橫高銀,現在是韓國瑜掌權,林文淵仍然吃香喝辣,其中原因,實在難以猜測,只能說,「愛與包容」是林文淵的護身符,但是高銀的公平正義能得到伸張嗎?

 

高雄銀行一本爛帳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