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林合廣如何用台灣烏龍茶年收五億?

登陸茶飲商機夯

陳彥竹 2019-01-01



 
「其實我本來就愛喝茶,你知道愛喝茶到一個境界,會突然聞到茶香,然後很想啜飲解饞嗎?」林合廣說來有趣,也道出了自己對於茶飲的真心喜好,然而也因為這樣的喜好,偶然在香港機場想要買杯茶飲解饞,卻發現僅有連鎖咖啡店─星巴克佇立於人潮眾多的大廳中,「為什麼就是沒有茶飲讓人唾手可得呢?」林合廣開始思考起如何讓東方的茶飲文化也能勝過西方的咖啡。當時的他,心理給了自己一個目標,有朝一日讓台灣的茶飲能夠媲美星巴克。
 
一級評茶師賣茶
抓準品質與產品力

 
身穿一身白褂,舉手投足散發著一絲慈祥氣息,有別於一般商人步步算計的機靈感,反倒是溫潤緩和,或許是因為吃齋的關係,造就了他的修身養性,「懂得約束自己後,也更能體會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也因此在每一步驟的製程上,都想著敢給自己孩子喝的產品,「我是大陸第一個使用零反式脂肪奶精的飲品店,」林合廣引以為傲的說著。

處事相當嚴謹的他,也花了將近兩年的時間,邊尋找符合自己理想品質的茶園,以及讓自己進修考取大陸評茶師執照,「從以前我就很注重健康問題,唯有自己當專家,才不會讓人有機可乘,」林合廣先將自己的實力握緊,才開始做銷售,這也是他認為品牌能夠長久的一大重點。
 
赴陸開店不可急
先瞭解市場再動作

 
二○○五年黑龍茶在台灣起步,而過去林合廣在大陸的同事來台灣玩,在品嘗這位工程師轉評茶師的茶飲後,力推要把黑龍茶開到深圳,就在籌備完全後,二○○九年正式進軍大陸,即便當時黑龍茶在台灣已經有五間分店,銷售成績不錯,但是在深圳的第一間,第一天賣出五百多杯、第二天六百多杯,到第五天已經賣到一千杯……,飲品市場之大也讓他驚覺需要專注一個地區深耕經營,也因此將台灣地區的黑龍茶收起,重心轉移大陸。

「當初在選包材時,我就先上了一課,」林合廣表示,曾經看到包材商的倉庫,堆壘著滿坑滿谷的飲料品牌杯,如同還未開張前,就先看到上百個飲品品牌的屍體,回想起當時包材商無奈的對著他說,「價錢都好談,你只要別丟庫存在我這就好,」林合廣瞭解即便市場大,也不是兒戲能夠隨意唬弄。

「開店很簡單,要營運下去很難。」林合廣點出長久的經營,必備成本控管概念、挑選地點的敏銳度、人才與管理,一切都是缺一不可的,每個環節都不能有失衡的狀態發生。而他看到許多前往大陸的飲品品牌,還未真正熟悉地方市場,就先創立總部,認為是錯誤的流程,「我在這裡,開了第二十五家以後才設立一個小總部,因為先瞭解市場與風土民情才是最實在的」。

他舉例,台灣煮珍珠可以用慢火熬煮,但是在大陸,基本上許多地區是規定不可以有明火的,這時只能用電磁爐煮,要如何能讓兩者熬出相同的口感與香氣,就得好好研究一番,多次調整溫度以及熬煮時間,才找到相同風味。
 
選對地點是關鍵
人才與管理最重要

 
除此之外,選開店位置也很重要,「首先要選擇綜合性商圈,有科技園區、學校、辦公族群與住宅的地方,」林合廣點出,如果只有看到單一商圈,例如在科技園區,即便上班時間人潮眾多,但是一到下班或假日就屬於空城的地方,或是學區,一到暑假就得將店鋪晾上兩個月,那是相當危險的,所以不建議鎖定單一商地。

第二考量是賣場。「在北方,我們就會以賣場店鋪為主,」林合廣說到,在台灣的冬天,通常飲品銷售量都是攔腰砍半的,大陸北方冬天極冷,但是卻能夠賣上平常兩倍的量,原因在於,越冷的天,賣場暖氣越強,越容易讓人口乾舌燥,這麼一來,連在冬季都能有大量的冷飲銷售成績。

林合廣精準的抓住了店鋪開張的SOP,但卻坦言,讓他曾經感到最大挫敗的,就是「人」,他說到,茶飲業逐年增突飛猛漲的競爭程度,讓財大氣粗的飲品品牌,直接用雙倍的薪資硬生生把他訓練多年的愛將奪走,也因此讓他重新思考對於人才的培養觀念。

「要讓重要幹部看到品牌未來的前景,讓他們不為眼前的蠅頭小利而離開。」也因此,黑龍茶重要幹部目前以台幹為主,「台灣人才輩出,能夠好好栽培,也是一種回饋,」林合廣說到擁有一起前往打拼的心態,也增加了員工對品牌的黏著度,而自己的創業心態,也從努力堅持就會成功,更多了企業使命,做出永續經營的規劃。

「我們除了店鋪要與時俱進,還要抓準環境變遷的優勢,」林合廣提到電商興起,以百貨公司為例,許多衣服或是生活用品等,都已經越來越往電商銷售管道經營,但是目前還難以取代的,就是餐飲業,所以現在正是餐飲業轉型的時候,消費者也越來越注重精緻化的餐飲,觀察到變化的他,也開始將黑龍茶增加第二種經營模式,轉型內用式茶飲與輕食。

起初僅僅以一百萬做為開店基金的他,現今年營收超過五億新台幣,已是百倍成長的豐收成果,未來黑龍茶步入的新形態茶飲經營,是否能再創佳績,用台灣烏龍茶席捲全球,也令人拭目以待。

「這個故事,是從我的身體不好開始的,」黑龍茶創辦人林合廣開玩笑地說到,曾經是科技新貴的他,即便收入穩定,但是不僅上班工時長,下班天天喝酒應酬,工作五年,年紀輕輕身體已經亮起三高紅燈,然而這顆警示燈,讓他萌生了轉職的念頭,卻也是開啟他人生新道路的明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