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時事

恐攻之後 巴基斯坦選舉路線的挫敗

巴國的美麗與哀愁

徐子軒 2019-01-01

不久前,巴基斯坦大城喀拉蚩發生恐怖攻擊,目標是當地的大陸使館,有數名襲擊者與警察傷亡;同一日,在巴國西北部小鎮鬧市,也出現自殺式爆炸,傷亡則達數十人。

前者已由俾路支解放軍(BLA)出面承認,後者身份仍不明確。這兩件事未必有直接關聯,卻透露出相同訊息,那即是巴國政府的新反恐策略出了問題。

所謂新反恐策略指的是,讓極端主義份子參選,以數人頭代替砍人頭。目的在於使這些人服膺於主流社會、調節其利益與觀點。
 
極端分子參選
巴國軍方的另類盤算

 
二○一八年七月巴國舉行全國性選舉,包括中央和地方議員,約莫有一萬兩千多人參選。其中有一千五百多人來自各個極端主義和恐怖組織,這些人士共贏得不到一○%的選票,且只有巴基斯坦拉巴伊克運動(TLP)在信德省拿下兩席地方議員。

恐怖組織的身份,並不是路人或網路隨便決定,而是被巴基斯坦、聯合國或美國等認定,列為名單才算。

大量極端主義份子的參選,主因之一是巴基斯坦軍方的政治計算。軍方希望通過競選綏靖,也可以利用部份人士。例如虔誠軍就是足以影響印度內政的工具,因此先前巴國並沒有強力取締,直到最近抵不住美國壓力才開始有所動作。

軍方的另外一個考量,則是與前總理謝里夫的鬥爭。早在二○一六年軍方就向謝里夫提出此議,但遭拒絕。軍方打的如意算盤是,如果這些組織參政,可分散執政黨謝里夫政府的選票。但隔不多時,謝里夫因貪腐案下台,軍方也就順理成章的執行計畫。

不過,這個策略顯然不奏效。大多數極端主義份子並沒有放棄既有立場。如TLP曾呼籲暗殺最高法院法官、呼籲軍隊叛變,其領導人甚至以荷蘭褻瀆先知為由,宣稱若能掌權,將把荷蘭從地球上抹除。TLP在本次投入最多候選人,雖然只拿下兩席地方議員,但在全國斬獲兩百多萬選票,已成第五大黨。
 
激化意識形態 
巴國選後內部衝突白熱化
 
大選期間,暴力事件更是頻傳。最嚴重者莫過於俾路支省的默斯東(Mastung)爆炸案,在當地政黨的集會上,自殺式爆炸奪走了一百三十多條人命,包括候選人與群眾。其他政黨之間也有彼此攻擊、上演全武行的狀況,或多或少都出現傷亡,有些地區甚至被迫中止投票。

換言之,對於軍方的計畫,極端主義份子也有自己的對策。許多人參選的重點不一定是想走議會路線,而是增加重塑政黨政治和社會態度的能力與機會。藉著合法選舉,仇恨言論等令人不安的現象,在政治集會與大眾媒體上得到宣傳,更讓他們激進的意識形態合法化。

除了恐攻外,極端份子最新的行動是,TLP的領導與數百名支持者在二○一八年十一月底被警方拘捕,原因是TLP涉及大規模暴力抗議,使部分地區社會秩序癱瘓。至於TLP抗議的導火線其實非常簡單,原因是一名被控褻瀆神靈、遭判死刑的基督教婦女,獲最高法院改判無罪,而她已在獄中度過八年生活。

最高法院的裁決引發TLP的激烈示威,要求處決該名婦女。有些西方國家願意提供該名婦女庇護,但TLP並不同意,宣稱不能讓她離開巴基斯坦。部份人士則呼籲推翻政府,並計畫將發動更大規模的抗議,情勢一觸即發。

如此觀之,巴國內部的衝突並沒有因選舉而緩和,反倒更加激烈。巴國建國七十多年以來,有一半的時間由軍方統治,但總算在今年完成二次政黨輪替,由前板球明星伊姆蘭汗,率領建黨二十多年的巴基斯坦正義運動黨(PTI)拿下政權。

這表示人民已經厭倦謝里夫家族與其政治聯盟的統治,願意給年輕的PTI一次機會。但未來若想要鞏固民主,新政府必須花費更多心力處理極端份子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