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線話題

全台最大遷村案會胎死腹中?

房屋補償問題惹議

喬偉 2018-11-01



高雄市議員李順進歸納民意,認為政府沒有公信力,才是遷村進度停滯的主因。
 
李順進說,只要從民眾堅持先建後遷原則,就知道民眾擔心遷村會造成負債,可是蔡政府卻從來沒有給予保證,讓人民缺乏信心。
 
根據大林浦居民提出的遷村條件,可說合情合理,因為他們的鄰居,高雄市紅毛港居民遷村後,從小康變成負債,就是鏡子;甚至,開發近四十年的大坪頂特定區,因為公共設施不足,以致居民生活不便。過去的例子,讓民眾提高警覺,所以提出看似不合理的條件,不過卻是為往後生活的盤算,應該是合情合理。
 
市議員李順進出身自大林浦,因此感同身受,認為民眾要求遷村地點的公共設施,不只是開闢道路,學校、市場、公園也要具備,甚至連圖書館、電影院都是生活必備的公共設施;至於民眾要求先建後遷,也是很合理的條件,因為高雄港第三、四貨櫃中心的居民就是先建後遷,甚至蔣經國時代為十大建設徵地,也是先建好臨海新村才將民眾遷入。
 
除了先建後遷外,李順進指出,遷村後並沒有安排分配農地,所以現有農民無法依照一坪換一坪的原則交換土地,因此民眾主張徵收時,必須以鄰近的最高地價做為農地的補償標準;至於一直未徵收的公共設施保留地,必須比照建地標準,也要一坪換一坪。
 
李順進認為,民眾提出的換地條件,絕對合情合理,而且政府負擔得起,可以照單全收,但是特別困難的,就是房屋補償問題,尤其依照目前的規劃,民眾認為毫無誠意,才是讓遷村進度幾乎停頓的原因。
 

只換地不負責建屋
遷村後居民憂負債
 
大林浦是老舊社區,李順進指出,因此牽涉到小坪數持份共有的利益問題,尤其,兄弟共有的三合院,依照一坪換一坪的換地原則,好像政府很大方地解決遷村問題,但是仔細探討,卻是引發更大問題的癥結。
 
李順進說,三合院年代久遠,已經幾乎是鐵皮屋,兄弟一起居住可以相安無事,但是現在政府要遷村,卻只換地而不負責建屋,然後以鐵皮屋標準做為補償依據,讓民眾領到錢,好像政府已經善盡職責,可是鐵皮屋的補償費根本不夠興建鋼筋水泥的房屋,民眾勢必倒貼,才會擔憂遷村前不欠錢,遷村後反而負債累累,當然極力反對遷村。
 
最讓地方不解的,就是首創一坪換一坪的最優惠遷村政策,不過卻是為山九仞、功虧一簣的半套。李順進指出,其實房屋也可以一坪換一坪,甚至,將土地折算成房屋建坪,兄弟共同居住的三合院遷建問題就迎刃而解,但政府從來不換位思考,只想到依法行政,結果當然是遇上杯葛。
 
居民所有擔心的問題,都言之成理,可是蔡政府似乎沒有聽進去,照樣推進遷村的行政程序,結果引發居民反彈,由里長帶頭抗爭,一起杯葛房屋查估補償工作,而且第一線的民政局不反映民情,卻強迫區長向里長摸頭,結果查估工作雖然照章進行,但民意卻暗潮洶湧,居民說,即使查估完成,可是如果不滿意,絕對反對遷村到底。
 
甚至,對於房屋查估補償工作,李順進質疑其中另有隱情。他說,依照紅毛港遷村經驗,所有的查估過程都是由市政府官員親力親為,即使公權力介入,查估過程還是引起爭議,不斷由議員召開協調會處理不同看法,可是大林浦遷村的查估補償工作卻是委外辦理,以每戶四千元的費用,由土木技師、建築師公會承攬,由於公會人員不具公權力身分,居民質疑查估結果的公正性,將來究竟是由政府負責?還是民眾繼續向公會陳情?
 

遷村政策不改
大林浦恐釀下一個苗栗大埔事件
 
 
為了大林浦遷村工作,行政院已經撥款九千萬元,目前成立專案辦公室,聘僱近二十位臨時人員領薪水,雖然都是大林浦子弟,但是如果沒有政治關係,根本進不了專案辦公室的門,所以也讓其他大林浦居民為之眼紅,卻又莫可奈何。
 
九千萬元遷村經費,市議員李順進表示根本監督不到。
 
李順進曾索取遷村經費預算表,可是卻拿不到資料,只能強調「無負擔遷村,要居住正義」,甚至遷村地點也必須不能靠近工業區,或者貨櫃車經過或進出的地點。他說,小港區金福路居民就飽受貨櫃車荼害,不但白天頻繁進出,就連夜晚都轟隆作響,讓路旁居民不堪其擾,現在規劃的遷村地點就靠近貨櫃場,非常不理想。
 
李順進主張,遷村計劃書核定公佈起,遷村範圍內全部土地房屋,就要開始免繳地價房屋稅。
 
對於大林浦居民擔心鐵皮屋的補償不足,因此醞釀群起拒絕遷村,甚至準備當釘子戶,高雄市政府都發局卻老神在在,局長王啟川說,不會發生拒遷的紛爭,因為所有查估補償標準都是依法進行,現在是鐵皮屋就依照鐵皮屋領補償費。
 
尤其,蔡政府不管居民提出的條件,卻突然將遷村拍板定案,李順進痛批行政院為選情告急,就要犧牲掉大林蒲。甚至李順進認為蔡政府在硬拗,一下子說是大林蒲自己要遷村,現在卻證明是要搞五百億變身計畫,把大林浦開發成工業區。
 
李順進指出,如果遷村政策不改弦易轍,將來就是苗栗大埔事件的翻版,但是,大林浦多一個字,民風當然也比較強悍,屆時,即使怪手強行進入,居民絕對不會乖乖就範。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