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兼論溫良恭儉讓打不贏選戰

二○一八年台北市長選戰分析

林定芃、謝明瑞 2018-10-08

在首都市長的選舉過程中,政黨候選人的競選策略十分重要,國民黨丁守中的選舉策略雖已逐漸修正佛式戰法,唯仍少了創新的選舉動能。反觀姚文智有執政黨傾全國資源之協助,其潛力不可忽視,而柯文哲則挾其現任市長優勢,積極推動對青年及老年有利的政策,同時採用不與綠黨決裂的應對模式,其連任市長的機會甚大。
 
另外,丁守中的問題在於他個人特質過於明顯,溫文儒雅而少霸氣,且其競選戰策略少有突破,缺乏創新政見,更缺少強而有力的勇猛輔選團隊,在其凡事溫良恭儉讓的問政模式下,若不思考如何轉變競選模式,則不易贏得台北市長選戰。丁宜改變儒者形象,選舉以勝選為主,不宜有太多的溫良恭儉讓、加強競選團隊的敢作敢為之魄力形象、採納群體中不同的意見而不宜僅在自己的小群族中相互取暖、以專業及政策取勝,著重經濟發展、住宅政策、社會問題等的選舉議題,同時注重並善用選舉的棄保效應。
 
佛式選舉  棄保效應
 
二○一八年台北市長主要候選人─丁守中、柯文哲、姚文智,您會選誰?

首都市長選舉非兒戱,以暱稱或綽號代替候選人雖可拉進與選民之間的距離,但綽號也可以表現出候選人的特質,而單從綽號便可窺見勝負一二。選舉是因選民付託而以勝選為主要考量,在競爭激烈的選舉過程中,候選人的溫良恭儉讓是打不贏選戰的。

一.前言
二○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台灣將舉行中華民國九合一選舉,而距離年底的九合一選舉還不到百天,我們卻已看到拿了一手好牌的丁守中選情由領先到落後,在現任市長優勢的柯文哲,以及挾總統資源傾全力支持的姚文智之夾攻下,國民黨台北市長參選人丁守中的「佛系戰法」似乎使不上力,其選舉策略消極而缺少變化,在台北市長選戰中好似「不存在」,造成丁守中的民調由一度領先轉為苦追在後,若丁守中不能以政策取勝,並積極尋找勇於任事的團隊之全力支持,則他的選戰模式是否真的能適合台北市的一級戰區,可能需要審慎探討並重新修正。

自二○一八年五月二十九日,民進黨徵召立委姚文智代表民進黨參選台北市長,並形成所謂的藍綠白三強鼎立之後,代表國民黨的丁守中無疑是三強鼎立下的最大受惠者,根據六月初不同機構所發布的民調,可以發現二○一八年的台北市長選舉中,丁守中都領先台北市長柯文哲與民進黨的姚文智;但丁守中競選團隊可能小看了柯文哲與姚文智的後續爆發力,因為僅在一個月以後的民調中,柯文哲即已成為後來居上的走勢,如何在穩健中走出創新的風格,提升人民對他的看好度,無疑是丁守中最大的選舉考驗。

整體而言,不論是國人或各種媒體與族群,大家所看到的丁守中都是一付溫文儒雅的書生問政形象,然而,在統獨的激戰選情中,沒有精、氣、神的魄力呈現,基本上在選民心中已激不起一點浪花,因此,丁守中的選舉形象既沒柯文哲的自在從容,也沒有姚文智有現任總統加持,並挾其政黨優勢大力輔選的自信滿滿,加上沒有足夠有力競選團隊的支持,在三面楚歌的情境下,丁守中若不能拿出一些政策上的具體措施,並有足夠的魄力來執行,則拿了一手好牌的丁守中可能在年底的市長選舉中功敗垂成。

二.民調的爭議
民意調查是一種瞭解公眾對某些政治、經濟、社會問題的意見和態度的調查方法,其目的在於通過對大量樣本的問卷調查,以較為客觀方式,精確地反映社會輿論或民意動向的一種方法。然而,民意雖是瞭解整體現象的方法,但也容易被特定媒體或有心人士所操控,特別是政黨鮮明的民意調查單位之民調結果經常失之偏頗,因此,民意調查的結果常會引起爭議,並形成不同的解讀方式,唯在複雜奧妙的選舉過程中,民調仍不失瞭解事情真相的簡單方法。

(一)總統民調
蔡英文施政滿兩周年前夕,各種媒體紛紛以民調呈現其施政的滿意度,根據二○一八年五月十三日的聯合報民調,蔡英文的施政滿意度不到三成,而不滿意度超過一半;同月十五日的TVBS民調中,蔡英文的滿意度僅有二六%,而不滿意度達六成;六月二十九日,在美麗島電子報公布的民調中,蔡英文的滿意度為二五.八%,而不滿意度超過六成,顯示蔡英文執政的前兩年三個月中,由於大力推動許多人民不滿意或無法接受的政策,以轉型正義之名而做不甚合理的改革,導致大部分民眾的不滿,而其外溢效果可能導致所屬政黨選票的大量流失,只是蔡英文的低民意並未完全突顯在藍營候選人的身上,更多的可能是激發在白色或無色覺醒團體的力量上;就台北市市長的選情而言,它僅部分落在丁守中的身上,更多的可能是在柯P的選票上。

(二)台北市長民調
一般而言,首善地區的市長民調一直為國人所重視,茲以國、民、白三強正式對決以後的兩個月之民調內容,說明如下述。
 
二○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的九合一選舉中,台北市長候選人確定由丁守中、柯文哲和姚文智等三人的「藍綠白」對抗後,國內各主要媒體紛紛對台北市長的選舉做民意調查,藉以瞭解人民的需求與所屬對象優勝劣敗的改變。

(1)旺旺中時民調
二○一八年六月四日,根據旺旺中時媒體集團的民調顯示,在三雄爭霸下,丁守中以四○.二%支持度領先柯文哲的三四.七%,姚文智則以一二.二%敬陪末座。民調同時針對棄保效應進行調查,若蔡政府採取「棄姚保柯」政策,則柯P的得票率增加約四%,但同時丁也增加約三.五%,亦即丁守中的總支持度仍然領先柯五.二%;也就是「棄姚」所釋出的選票並非由柯P通吃,因此,柯P若想逆轉選情,唯有釋出各種善意,並讓棄保效應發酵。

(2)美麗島電子報民調
同年六月十五日,根據美麗島電子報的民調,在「您認為柯文哲、丁守中、姚文智三人誰當選台北市長,對新北市未來四年發展比較有幫助」中,民調結果發現柯文哲以四二.六%大勝丁守中的二○.八%、姚文智的八.六%,其中,柯文哲在二十至二十九歲之間的青年選票之認同感,更高達七成以上。
 
台北市長選情逐漸增溫以後,各種民調亦相繼出爐。
(1)美麗島電子報民調
二○一八年七月十二日,根據美麗島電子報的民意調查,其針對台北市長所做的民調顯示,在六名候選人競爭的情況下,支持度以現任市長柯P的三六.七%為最高,其次依序為國民黨的丁守中二七.七%、民進黨立委姚文智一三.八%、社民黨主席范雲一九%、李錫堃一.五%、邱文祥○.四%;若僅比較白藍綠的柯、丁、姚三人,則其支持度分別為三八.七%、三○.五%、一六.四%,柯P依然領先。

(2)ETtoday新聞雲民調
同年七月三十日,根據ETtoday新聞雲民調中心所做的民調,其以七月二十四日至七月二十七日所進行的民調,調查方法結合「網路調查」及「電腦輔助電話調查」進行,以設籍台北市年滿二十歲以上民眾為調查範圍及對象,網路調查是針對五十歲及以下,電話調查則針對五十一歲及以上;原始資料則依內政部最新人口統計資料(一○七年六月底)進行性別、年齡、地區樣本加權,以符合台北市二十歲以上人口之母體結構。調查結果發現,台北市長柯文哲以支持度四二.四%居第一,國民黨丁守中以三○.九%支持度排名居次,民進黨姚文智則僅有五.四%的支持度,位居第三;另有五.三%表示都不支持,一三%則未表態。

(3)新台灣國策智庫民調
七月三十一日,新台灣國策智庫針對二○一八年底選舉發布的民調顯示,台北市長選舉中,有高達六四.四%民眾看好柯文哲,國民黨丁守中的看好度為一二.八%,而民進黨姚文智的看好度則僅有八.八%。
    綜觀前述的各種民調結果,可以看出在選舉的起步階段中,專業的柯P已打敗了佛系的叮丁,也打敗了擅長打選戰的民進黨姚文智,且丁守中已由初期的領先到後來的落後,其間的差距約只有一個月的時間。
 
民調中的選舉棄保效應
 
棄保是一種選舉策略,為選舉配票的另一種形式,其目的在避免類似立場或性質相同的候選人瓜分選票,以致兩敗俱傷,而讓反對黨坐收漁利,因此要求選民將選票集中在有機會勝出的候選人身上。一般而言,當政治立場相同或類似的候選人中較弱的一方,且其差距十分巨大而難以彌補時,便可能產生棄保現象,以謀求政黨最大的利益分配。

二○一八年台北市長六人爭霸,一人退選,二人續戰,三強鼎立,在此情況下,各政黨都必須鞏固基本盤,才有勝選的機會,但不論是藍、綠、白陣營,應都會寄望選舉的棄保效應發酵,因為唯有集中支持者力量,才有勝選的機會。另外,若以選舉的棄保效應來觀察,二○一八年的台北市長選舉包括「棄姚保柯」、「棄柯保姚」,或是「棄丁保柯」,而根據旺旺中時民調發現,不管是「棄姚保柯」或是「棄柯保姚」,丁守中獲勝的機會仍相對較高,亦即前二者對丁守中仍有勝選機會,而後者出現的機率不大。
 
整體而言,丁守中的主要對手仍是現任市長柯文哲,而柯文哲成功機率就是翻轉綠營選民的支持者,亦即只要姚文智民調仍無法拉抬,則「棄姚保柯」應是蔡政府的重要選項,在此情況下,柯P勝選的機會便會大大提高,試看最近柯P對北農總經理吳音寧與辦雙城論壇的冷處理方式,便可看出柯文哲仍試圖爭取綠營支持的思考邏輯。
 
三.民調下的選舉策略
 
    民意如流水,人民對候選人的支持與時具變,因此,民調雖僅供參考,但仍影響候選人的選舉策略,茲就各主要政黨的候選人之策略說明如下。

(一)民進黨姚文智的選舉策略 
基於民進黨是執政黨的考量,姚文智是以整個國家資源為後盾來做台北市長之競選策略,亦即以國家的資源作為驅動選舉的引擎,因此,其台北市長選戰策略主軸是政府的政策導向,並以民進黨能攻善打的選舉特性,左攻現任市長柯文哲,並以高規格檢驗執政成績;右打代表曾長期執政但欠缺進步思維的國民黨丁守中,並以政府各主要單位做為選舉抬轎的族群,再以源源不絶的人力物力來達到勝選的預期目的。

因此,在姚文智的選舉策略中,主要是由民進黨中央黨部統籌,從政策、文宣、人事、組織等做全面性的動員與規劃。在組織方面,姚文智與二十七位議員黨提名人成立聯合競選總部,在台北市的十二個行政區中設立二十七處的聯合競選總部。在政策方面,主要結合中央與其他綠色縣市合作,提出台北市政發展願景,只要能保把握綠色基本盤,且民進黨中央沒有施行「假提名、真放水」的棄保策略,則姚姚仍有機會獲得台北市長的大位。

另外,姚文智參選台北市長贏的主要策略之一是著重於選後的人員之論功行賞,而事實上,姚文智的選舉手段即民進黨的用人模式。一般而言,民進黨的用人模式十分激進而清楚,如二○一六年五月,民進黨全面執政以後,政府即以變調的轉型正義,實踐其所謂的「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治國模式,由於民進黨精於選舉,又洞悉人性的威脅利誘,因此,只要您的存在對候選人的選舉有利,或輔選工作有助於選舉,且符合上意需求,則不論學識是否專精,能力是否到位,一概重用,不論是加官晋爵或加官晉禄,均足於購買人心,於是會有二五○萬元實習生總經理的產生,亦會有為求勝選而不擇手段的政策如變形的轉型正義之出爐;亦即民進黨的主要戰力是激情、悲壯、利益等三者相聯結的選舉模式,選舉戰術一流,且每逢選舉時,都能造成一股氣勢如虹的態勢,因為抬轎輔選的人都知道,只要候選人當選,則每位抬轎人都有晉升的機會,利之所趨,人人都會全力以赴。

在三強鼎立的選舉模式下,姚文智雖然起步較遲,其民調也是最低,但不可忽略執政黨中央已挾其龐大資源給予所有協助的事實,更不可忽視民進黨精於選舉及有利共享的用人模式,而一旦其選舉策略或用人模式能徵召天下士為其所用,則其所可能產生的後續效應不容忽視。

(二)國民黨丁守中的選舉策略  
    在蔡政府的民意日愈下降的情況下,個性溫文儒雅的丁守中採取「佛式選舉」策略,但此種過於平淡消極,且凡事溫良恭儉讓的問政模式,無法獲得選民的認同,因此,選情一個月內即由紅轉黑,且有逐漸下降走勢,為扭轉頹勢,於是在黨主席吳敦義的率領下,逐漸建構出台北市長選舉策略的新模式,簡述如下。

1.選舉策略
(1)由黨籍立委擔任丁守中的分身,在所屬選區跑攤時,立委就是代表丁守中本人,為丁守中輔選。
(2)台北市黨籍立委的服務處就是丁守中的競選服務處。
(3)立院黨團召開記者會時,適當且重要的議題,可邀請丁守中共同參加。
(4)由台北市議會國民黨議員成立顧問團,提供選舉資源及應對方法。
(5)由黨中央協助成立台北市十二個行政區的後援會,增廣人氣及選舉資源。
(6)由副主席兼秘書長曾永權、李哲華正式參與丁守中陣營的策略會議,幫忙議題設定與選戰策略的調整。

觀之丁守中的選舉策略,在政黨主席與黨國大老的加持,以及立委與議員的協助下,應可增添許多戰力,但仍不失傳統選戰的模式,且其策略模式與當前執政的綠黨相似,雖已由消極轉為相對積極,唯仍缺少創新的選舉動能,且仍有再進步的空間,因為沒有創新與進步,則雖有能人輔佐,仍難以取勝。

(三)白色柯文哲的選舉策略
墨綠柯P沒有政黨協助,也沒有政黨包袱,但有白色與無色團體的協助,他是一位有學識基礎的聰明市長,雖是以素人參政,但幾年來的市長經驗已讓他深得為政之奧妙,功力不遜綠黨領導人,且挾其現任市長的優勢,加上高智商的應變能力,故能成功遊走於藍綠之間,更獲得白色力量及無色覺醒等第三勢力的協助,對於已經厭惡藍綠惡鬥的國人而言,其所代表的政治潛力絶對不可忽視。

高智商的柯P深深瞭解,在藍、綠、白對決的情況下,若要獲得連任,必須先掌握台灣人口結構的脈絡,也就是把握選票的來源,特別是年輕的族群,因為在台灣的人口結構中,老年人口已超過幼年人口,如二○一七年二月,台灣戶籍登記人口為二三五四萬四一八九人;其中,老年(六十五歲以上)人口三一三萬九三九七人(占一三.三三%),較幼年(○至十四歲)人口三一三萬三六九九人(占一三.三一%)為高,十五到六十四歲工作年齡人口為一七二七萬一○九三人(占七三.三六%),預估二○一八年的老年人口比例將會超過一四%,顯示台灣將進入高齡社會;二○一八年三月,六都中以台北市老年人口占總人口比例的一六.五八%為最高,且六十五歲以上人口超過四十六萬人,這是一個龐大的投票族群,若能推出可以獲得老人信賴的政策,其勝選的機會便會提高,而這也是每逢選舉期間,候選人會特別重視敬老或尊老政策的原因。
 
 
另外,柯P瞭解青年與老年都是影響選舉成敗與否的重要因素,特別是青年人的支持更為重要,因此,柯P以現任市長之優勢,為求勝選連任,除推出柯P新政如智慧城市新經濟、公益企業、警政治安等三十條之外,並積極推動對青年有利的政策如私幼補助、公宅青年創新回饋計畫等,主要是針對年輕父母或年輕人需求所做的決策,因此,柯P在年輕族群獲得較高的支持度,而年輕人的支持也是柯文哲能否連任的主要基礎,只要年輕人的投票率能夠提高,則其連任的機會也會增加。
 
柯P除了推動如何鞏固年輕族群的高支持度外,也因其曾經取消台北市的敬老金而積極爭取更多中高齡長者的回流,試觀柯P的老人政策中,包括考量重新發放重陽敬老津貼,擴大台北敬老卡適用範圍,推出「長青樂活遊臺北」試辦專案、調整老人福利系統等,便可對柯P急欲獲得老人支持的心態,因為這都是影響局勢變化的轉捩點。
 
總之,柯文哲挾其現任市長之優勢,加上其對青年的優惠政策,加強彌補老人的福利,以及不與綠黨決裂的應對模式,在再說明其連任市長的機會甚大。
 
四.丁守中的個人特質與問題
 
大體而言,候選人能否順利當選與其人格特質及行事風格有密切的關聯性,丁守中的問題在於他的丁守中個人特質過於明顯,即溫文儒雅而少霸氣;他是一位資深立委,也很早就進入台北市長的備戰狀態,但直至他獲提名並參選後,台北市民幾乎沒看到丁守中在選戰策略上有何突破,缺乏令人驚喜的表現,也沒有任何創新的政見,更缺少強勢的輔選團隊,這可以從當前的政治環境及多次的民調來加以佐證,簡述如下。

(一)藍綠惡鬥的政治生態不利政黨候選人
在人民對藍綠兩黨惡鬥均感厭惡的社會氛圍下,在近乎極權的民進黨政府的治理下,在代表傳統守舊,且少有青年參與並突破現狀的國民黨體系中,不僅當政的綠營候選人失分,藍營的戰略亦無法獲得人民的肯定與支持。反觀無黨籍包袱的柯文哲則較受青睞,而根據民調的多項數據顯示,年輕人及中間選民仍傾向於柯P,對代表國民黨的丁守中之選情相對不利。
 
(二)白綠互鬥藍營受惠
丁守中初選時的高民調表現,主要是來自過去曾被柯文哲吸收的藍營選民,在柯文哲為了「兩岸一家親」道歉之後,泛藍選民失望回歸藍營,才讓丁守中在綠白相爭下坐收漁翁之利;亦即丁守中最初的高持度不是靠他個人魅力或政見而來,而是收割綠白互鬥的成果。因此,若柯文哲以其現任市長之優勢,利用各種政策綁椿,將原有的支持者重新召回,則丁守中將無還手之力。
 
(三)「佛系選舉」模式難以獲得年青人的支持
丁守中是一位頗具名望的政治人物,他很早就進入市長選舉的備戰狀態,但除了三強鼎立時會提到他之外,幾乎沒有看到丁守中在媒體上有何驚人之舉,他的形象穩健,但也過於保守,他的「佛系選舉」策略更無法貼近民意,且其溫文儒雅的低調,難以凝聚選民熱情,更難以獲得年青人的支持。因為從民調的交叉分析可以看出,四十九歲以下選民,柯文哲都以壓倒性贏過丁守中與姚文智,且丁守中的支持者則來自五十歲以上長者。而年輕族群為當前最重要的投票族,每位候選人都不可輕忽。
 
(四)溫文儒雅缺少霸氣
丁守中獲提名並參選後,台北市民幾乎沒有看到丁守中的善攻能打特質,只看到他保守中的溫文儒雅,一種缺少擔當的勇氣,以及缺乏一股勇往直前的大無畏霸氣,也造成他「佛系選舉」策略的失敗,更由於缺少強勢的輔選團隊,也造成他初選時的氣勢如虹,但不及一個月便被民意所翻盤,由初選時的領先群雄到後繼的急起直追,選情卻沒有起色,這可以從多次的民調來加以佐證。
 
(五)選戰策略守成少創新
丁守中的民調不升反降,見證了沒有創新必然失敗的結果,選舉不及一月,選情便急轉直下,說明了候選人自恃條件佳,且認為在「民心思變」的情境下,對自己的選情必然有利,於是以「佛系選舉」策略應對,而不積極造勢應戰,或對爭議問題採取迴避或敷衍的態度,結果徒留「消極」印象,造成選舉的失敗;二○一六年,曾經創下連七任立委的丁守中因輕敵而敗給民進黨議員吳思瑤,二○一八年的輕敵則在選舉結果尚未揭曉時,一個月內便已敗給柯P,而若不能吸引年青族群加入,並以創新的選舉模式來應戰,則叮丁選舉失敗的事實將會繼續重演。
 
(六)選舉團隊的衝撞力不足
對丁守中的競選團隊而言,領先不能只是保持穩定態勢,而是要有持續進攻的衝撞力,隨時保持選戰中的優勢;台北市選情存在太多不確定性,必須突破他個人形象,做出改變,提出創新且大膽的政見,跟不同年齡層的人溝通,以免投票前即被柯文哲或姚文智逆轉,而丁守中目前仍缺少具有創新特質的青年競選團隊,對於其民調下滑以後所派駐協助的黨國大老,恐亦無法抓住當代的脈絡,亦缺少足夠的魄力執行,若不思改變,則其選情恐亦難於突破。
 
(七)選戰缺少議題主軸與勇猛戰將的配合
一般而言,若論形象、人品,台北市長候選人丁守中與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應在伯仲之間,但丁的思想相對落伍,選舉戰略似已趕不上時代,而韓的選舉創意及炮火則表現出活、智、猛、勇的戰力,因此,丁守中的民調從三強鼎立開始的領先而落後,主要因選戰策略沒有章法,也缺少論述主軸而逐漸被邊緣化。事實上,台北市長候選人丁守中的選情由盛而衰,恰與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的由低而高的走勢正好相反,亦即丁守中準備三十年,不如韓國瑜的力拚三百天,若丁守中有韓國瑜的特質,下可接民意地氣,上可揭政府蔽端黑幕,復可給予台北市民明日的希望,則其選情仍有逆轉機會。
 
(八)不思改變就會失敗
在三強鼎立的台北市長選舉中,代表國民黨的丁守中是否會逆轉勝,主要在於其選舉策略是否會跟隨時代脈絡而改變,而若以他的個人特質來論,則若非有類似韓國瑜或郭台銘等人格特質的輔選人員加以協助或支持,其勝選的難度會更增加。曾任中國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立法委員、國民黨代理發言人、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的蔡正元認為,這次的台北市長選舉實質上己是個人特質的選戰,跟政黨毫無關係,但國民黨不要跟著民進黨的思考策略進行選舉,更要避免不支持的里長就開除黨籍的做法,因為丁守中選上的機會很低。觀之台北市的選舉過程,以及民調中的反勝為敗,丁守中若不能改變思考模式,加強政策性戰略,則蔡正元執行長的話可能一語成讖,不能不防。
 
總之,丁守中的溫文儒雅形象,以及凡事溫良恭儉讓的問政模式,在政治環境複雜,且人心思變的情況下,是贏不了台北市長選戰的,唯若能創新改變,修正問政形象,給予年青人更多的期許,則或許仍有翻身的機會。
 
五.結論與建議
經由前述的說明,可據以列出本文的結論與建議如下述。

(一)結論
本文的結論如下述。
1.自民進黨徵召立委姚文智代表民進黨參選台北市長,並形成藍綠白三強對決以後,代表國民黨的市長候選人丁守中是三強鼎立下的最大受惠者。

2. 二○一八年的台北市長選舉中,丁守中的選情不佳,其「佛系戰法」選舉策略消極而缺少變化,且在台北市長選戰中似乎已「不存在」,造成民調由一度領先轉為苦追在後。

3.不同的民意調查常會引起爭議,唯民調仍不失瞭解事情真相的簡單方法。如蔡總統施政滿兩年前夕的民調偏低,只是蔡英文的低民意並未完全凸顯在藍營候選人的身上,更多的可能是在白色或無色覺醒團體的選票上。

4.在台北市長的民調中,包括聯合報、TVBS、旺旺中時、美麗島電子報、ETtoday新聞雲、新台灣國策智庫等的民調中,都發現丁守中已由初期的領先到後來的落後,其間的差距約只有一個月。

5.若以選舉的棄保效應來觀察,二○一八年的台北市長選舉包括「棄姚保柯」、「棄柯保姚」,或是「棄丁保柯」,而根據旺旺中時民調發現,不管是「棄姚保柯」或是「棄柯保姚」,只要姚文智民調仍無法拉抬,「棄姚保柯」棄保難免,則柯P勝選的機會更大。

6.政黨候選人的競選策略十分重要,如民進黨姚文智的選舉策略是以整個國家資源作為驅動選舉的引擎,再以源源不絶的人力物力,以及論功行賞的用人模式,來達到勝選的目的;國民黨丁守中的選舉策略已逐漸修正佛式戰法,在黨國大老的加持及立委與議員的協助下增添戰力,唯仍缺少創新的選舉動能。代表白色力量的柯文哲沒有政黨協助與包袱,但挾其現任市長優勢,積極推動對青年及老年有利政策,同時採用不與綠黨決裂的應對模式,連任市長的機會甚大。

7.代表國民黨候選人丁守中的問題在於他個人的特質過於明顯,溫文儒雅而少霸氣,且其競選戰策略少有突破,缺乏創新政見,更缺少強勢的輔選團隊,由於選舉團隊的衝撞力不足,且缺少競選時的勇猛戰力與主軸,在其溫文儒雅形象,以及凡事溫良恭儉讓的問政模式下,若不思考如何轉變競選模式,則不易贏得台北市長選戰。

(二)建議
經由上述的結論,可據以列出本文的建議如下述。
1.二○一八年九合一選舉的台北市長選戰確認後,丁守中必須瞭解其較高的支持度並不是靠他個人魅力或政見而來,而是因為綠白相爭而坐收漁利的結果。因此,對丁守中競選團而言,領先不能只是保持穩定,而必須要積極成長。

2.台北市選情存在太多不確定性,若他不能突破個人形象,做出改變,提出創新,或更大膽的政見,並跟不同年齡層的人多溝通,特別著重在青年族群的聯結,否則有可能被柯文哲或姚文智逆轉,丁守中必須修正其過於保守的溫文儒雅形象,以及凡事溫良恭儉讓的問政模式。

3.根據ETtoday新聞雲民調資料顯示,目前台北市最需要解決的問題以經濟發展為最重要,次為住宅政策,再次為交通建設,因此,丁守中宜以經濟發展、住宅政策等議題為主軸,才能在台北市選舉政見利於發揮,並在未來脫穎而出。

4.針對丁守中民調的落後,本文建議如下述:
(1)溫文儒雅的學者形象,不要考量太多的溫良恭儉讓。
(2)競選團隊宜加強丁守中個人敢作敢為的魄力形象。
(3)擴大視野,採納群體中不同的意見,不宜僅在自己的小群族中相互取暖。
(4)以專業及政策取勝,並著重經濟發展、住宅政策、社會問題等的論述。
(5)注重並善用選舉棄保效應的可能性。
 
 
參考文獻
  1. 聯合報民調,2018年5月、6月
  2. TVES民調,2018年5月
  3. 旺旺中時民調,2018年6月
  4. 美麗島電子報民調,2018年6月、7月
  5. ETtoday新聞雲民調,2018年7月
  6. 新台灣國策智庫民調,2018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