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急診室的人生百態

丁雯洲 2018-07-01

台大加護病房傳出洗腎儀器接錯管線的烏龍事件,引起大眾的關切,醫療儀器關係病人的生死,人命關天是不容出錯,這要嚴肅檢討。不過,醫院是醫療的最後防線,沒有拒絕病人的權利,許多光怪陸離的病人,使得醫護人員承受極大的壓力,我們也要體諒醫護人員的辛勞。

  日前因老人家臨時不適,陪其到急診室就醫,到了那裡,感覺醫護人員真不容易,要應付這麼多光怪陸離事情。雖然我才待了一上午,進來的病人真是千奇百怪,這家地區醫院急診室空間不大,我們右手邊隔壁床躺著一位婦人,看起來精神不錯,從我們進去,她就在講手機,這位婦人講了一個多小時電話,聲音很大,不聽也不行,大概就是抱怨她家老公兒子怎樣怎樣不是!她的家事我都瞭解七八分。

隨後一位醫師來詢問她還有甚麼不適?她說,沒什麼了!醫師說可以出院,並問她安眠藥去哪買的?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位婦人因不滿老公兒子吞安眠藥送醫。誇張的是,要出院時還問醫生吞安眠藥,保險可不可以理賠?醫生當時有些尷尬,請她去問保險公司。令人不解的是,來接的是她老公,剛剛在電話抱怨老公的不是,下一秒這對夫妻好似沒事般出去,昨晚醫護人員在醫治這位婦人時相信是折騰一個晚上,辛苦了醫護們。

  這時急診室又送來一位昏迷的年輕小伙子,二十來歲,有刺青,身上有些外傷,這床離我們不遠,聽到護理師向陪同朋友說,外傷沒大礙,塗些藥可以出院。可是,我看那年輕人還躺著,狀似昏迷,後來,他的友人陸續來看他,才知這小夥子是喝醉酒跌倒,現在是宿醉,呼呼大睡而已!把急診室當飯店,真是浪費醫療資源。

  不僅這樣,急診室還莫名跑進來一個十多歲小朋友,大聲嚷嚷説要找醫生叔叔,小朋友似乎有些過動,在急診室跑來跑去,大聲喧嘩,醫護人員還要邊追邊安撫,當起保母,奇怪的是,家長卻不見蹤影,放任這小孩在急診室喧鬧,真是奇怪。

  短短幾個小時,在急診室就看到些事,這些有關醫療或不關醫療的,醫護人員要處理,這不得讓我佩服他們,尤其看到男性護理師和女性護理師一樣相當有耐性的回答家屬問題,讓我覺得台灣在醫護的養成上,已稱得上世界一流水平。